紅顏與行者 男人社區's Archiver

ankearlww7895 發表於 2013-1-2 15:00

讀懂景德鎮大師瓷收藏

對於當代藝術陶瓷來說,景德鎮陶瓷的位置毋庸質疑,但是如何入手收藏景德鎮陶瓷,怎樣看待景德鎮陶瓷的現狀,理解當代景德鎮陶瓷的價值,又都是橫亙在每一位收藏者面前的難題。為此,記者採訪了有著十幾年收藏與推廣經驗,在業內有著專業口碑的“了了亭”主人陳也君,而從她口中我們也注意到,當代景德鎮陶瓷收藏的“水”並不淺。

  陶瓷拍賣怎麼了

  記者:當代陶瓷收藏對於不少收藏者來說,是一個新課題。通過怎樣的路徑進行收藏,收藏者也不是很清楚。很多人在關注當代陶瓷拍賣,然而,我注意到您在網上的一篇文章,感覺很震驚——您說,國內某知名大拍賣公司在2010年春拍的時候,上拍作品都是大師們很差的作品,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陳也君:這個問題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在2009年秋拍的時候,我拿到圖錄,打開以後就感覺不對頭,因為其中出現了大量贗品,包括標明戴榮華、王錫良、汪桂英等很多景德鎮老大師的作品,都不是真品。後來通過當事人交涉,一部分贗品被撤了下來。

  拍賣公司出現這種情況,本身很不正常——這些藝術家是收藏界眾望所歸的頂級人物,活躍在景德鎮陶瓷藝術界,想要核實一下作品真偽,是非常容易的。

  到了2010年春拍,我拿到圖錄,發現十幾位景德鎮老大師的作品,幾乎沒有一件精品,基本上是非正常市場流通的瓷器,有的甚至是殘次品。這些大師們的大量作品在博物館、藝術館都有收藏,藏家手中也不乏好作品,但為什麼收集一大堆這樣的東西充斥拍賣,這傷害的可不僅僅這些老藝術家啊!

  記者:我感覺有點難以理解,為什麼不拍景德鎮大師的精品呢?

  陳也君: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如果拍賣行想通過收集一批這樣的東西告訴大家,傳統藝術巳經過時了,老大師的水準不過如此,讓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某些風格的藝術家身上,那就錯了。前幾年,景德鎮一直有學院派與大師派之爭。2010年,隨著8名教授參加第二屆中國陶瓷藝術大師角逐,這兩個派別的分界線巳經模糊了。拍賣行為會短期影響市場,但從長遠來看,這不過是一段小小的彎路而已。陶瓷藝術界可以容納各種流派,憑作品說話,這是硬真理。

  拍賣公司所面對的是全球收藏市場,除了關心經濟利益,也應該有社會責任。景德鎮藝術瓷作為民族藝術的重要符號,各方都應該小心呵護。對於拍賣行的作法,陶瓷藝術家們反應是很強烈的。

  記者:拍賣公司和景德鎮大師之間為什麼會這樣?

  陳也君:我覺得雙方的原因都有。

  景德鎮是個陶瓷歷史名城,是古城,也是小城,很多經濟上的新觀念,還不為這個古鎮主流完全瞭解。作品進入大拍賣行,大師們是很高興的,但是由於他們對於拍賣行的一些規則不了解,很不適應。而作為拍賣行來說,他們是市場中一把看得見的尺子,有著特殊的行業位置,因此在處理和大師的關係上,過分以自己為主。可以說,雙方都在自己範圍內有著一流實力,而中間又沒有哪個機構有效地從中協調。

  我常和大師們討論,我認為,不要想回避拍賣行,在今天的藝術品市場裏,不妨主動配合拍賣行,拍賣行也要拿出姿態來,讓對方樂意接受. 通過拍賣機制幫助當代陶瓷收藏步入一個藝術家、收藏家、經紀人有機互動的局面,這幾乎是所有人對拍賣公司的期望。

  陶瓷經紀人因何重要

  記者:您這麼一說,我覺得作為收藏者,收藏當代陶瓷不太容易,是不是不通過中間環節,直接找大師買東西會比較可靠?

  陳也君:如果你與大師有著傳統的友誼,直接找大師是可以的,如果沒有,直接去找大師不太現實。

  記者:難度在哪里?

  陳也君:原因有很多,我舉個例子。有一個人仰慕某大師,想收藏他的作品,去大師家裏談了三個小時,雙方談好了價格。然而,等他把作品拿回來跟一些行家不斷交流,才認識到作品有窯裂等各種毛病,去找大師換,幾經周折,最終也沒換成,這個人感覺很受傷。

  記者:就是說,直接買東西對專業性要求很高。

  陳也君:當年是“買方市場”,你到藝術家家裏,他會滿腔熱情地把所有好東西拿出來任你選,現在好的藝術家基本上是“賣方市場”,實際上是由他挑你了。言語脾性不投,他就告訴你,家裏沒有作品了……事實上,優秀的景德鎮藝術家也的確是供不應求了。

  作為收藏者來說,也往往沒有精力做很多事情,需要委託,或者托朋友,或者托一個商店,直接購買並不正常。這也是我所一直呼籲的,當代陶瓷收藏需要經紀人制度。什麼時候這個市場中,大家認可的大師、經紀人、藏家形成了良好的互動,什麼時候這個市場就成熟了。

  從創作角度講,陶瓷藝術品相對其他藝術品要困難,週期長,數量有限,精品、絕品更少,藝術家精力應放在藝術上,他的角色也不是社會活動家、交際家和商家。

  記者:看來對當代陶瓷收藏來說,懂得依靠行業專家很重要。

  陳也君:談到收藏,很多人都在講投資風險,那最大的投資風險在哪里呢?我覺得就是“眼光”。

  眼光分兩種,第一種是看人的眼光。收藏家被騙的故事太多了。如果你找的是一個不理想的經紀人,那就對不起你的口袋了。還有,你選擇藝術家的眼光,也是絕對重要的。

  第二種是看東西的眼光。我把景德鎮陶瓷分為絕品、精品、普品、殘次品。絕品極少,屬於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精品一旦出現在眼前,那就要下手快,貴點兒無妨;普品也可收,尤其有精采之處的普品一樣有價值。收藏上的“常勝將軍”,靠得就是有這種分辨能力的好眼光。

  辯真假也是“眼光”,現在景德鎮陶瓷制假有新動向。以前是仿頂級大師,像仿戴榮華、王錫良,但這些大師的作品太貴了,你價錢低很容易識破,現在很多仿品都是仿2到4萬元價位的,在市場上這一價位的東西最好走。

  記者:那作為收藏者,應該怎樣起步當代陶瓷收藏,從哪里買起呢?

  陳也君:首先從自己喜歡的買起。

  收藏和投資有聯繫,但卻是兩回事。收藏本質上是消費,是買自己喜歡的,投資是買別人喜歡的,投資需研究未來的市場,而收藏是給自己快樂,尋尋覓覓,探討交流,其過程都是精神的享受,只要過程好了,經濟價值自然會體現。陶瓷藝術品收藏要有主見,不輕信“學者”言論,不迷信大師頭銜,不勉強自己,不喜歡就不買。我個人就有類似的經歷——看到一件大師作品,不是很喜歡,但覺得錯過了怕再拿不到,結果買回去就再也出不去了。

  蘿蔔可以買,白菜也可以

  記者:那買景德鎮陶瓷,多少錢就可以上手?

  陳也君:作為收藏者,一定要有自己的收藏理念,有多少錢就做多少錢的事。

  比方說,我錢不多,但是我喜歡大師作品,一件老大師的作品要30萬,那怎麼辦?那就可以買些大師們小件的作品,像盤、茶壺、筆筒。這些小件,同樣傾注著藝術家的心血。我覺得,像白領、小企業家、公務員等,他們都不是很有錢,但是藝術品市場是他們支撐起來的,他們是這個市場的中堅力量。大老闆有錢,能買東西,但能研究、探討的不多。而上面說的這些人,他們有明確的收藏理念,知道怎麼去享受自己的藏品,一器在手,其樂無窮。所以最重要的是理念,而不是錢。

  收藏要根據自已的實力、性格、愛好確定收藏方向:有的人喜歡攢一年的錢,買一件精品,10年就是10件精品;有的人喜歡收藏大師、教授的作品;有的喜歡收藏中青年的作品;還有人喜歡收藏某位藝術家不同歷史時期的作品,或者某種風格藝術家的作品……

  景德鎮民間高手雲集,作品傑出,價格合適都可以出手。我個人喜歡陳慶長、淩宗正、畢德芳等藝術家的作品,他們的作品、人品都是一流的,但他們永遠不願去參評“大師”,事實上,收藏群體很認同這樣的藝術家。

  記者:那在收藏品種上有沒有什麼說法?收藏哪類器物更好一些呢?

  陳也君:景德鎮是個大花園,哪種瓷器都值得收藏。比如說,顏色釉的瓷器,在清康熙時最受歡迎,郎窯紅就是那個時候出現的。這與當時皇上喜好有關。此後,儘管顏色釉瓷器的市場有起伏,但今天,顏色釉特有的形、色之美,仍在吸引著有識之士的關注。其他如青花、粉彩、新彩等,也都因其各自的特點而擁有收藏愛好者。我覺得,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喜歡蘿蔔買蘿蔔,喜歡白菜買白菜。

  記者:還有一種觀點,感覺景德鎮目前的大師瓷器價格很高了,您怎麼看?

  陳也君:我親身經歷了大師瓷從過去的1000塊錢到今天的幾萬塊、十幾萬、幾十萬……我也將我經營瓷器所得全都投在了景德鎮瓷器收藏上,因為我覺得,當代景德鎮瓷器的收藏僅僅是起步,方興未艾,遠沒有到花兒盛開的時候。

  記者:您的理由是什麼?

  陳也君:說今天景德鎮價格高是和2005年前對比的結果,查看景德鎮藝術陶瓷價格上漲的過程就會發現,我們的大師其實一直就不知道自已的這些瓷器該值多少錢。

  舉個例子,1994年,有經紀人找到景德鎮某大師,要到國外展示銷售該大師的作品,要大師開個底價。結果,大師開價2000元到3000元的作品,經紀人在展覽時在後面加個零——2萬元到3萬元,基本也都賣了出去。大師這才知道自己這種規格的作品可以賣到這個價位。後來,這個經紀人又找到大師,大師把原來5000元以內的作品提到了2萬至3萬元,結果經紀人最後的標價則是10萬元以上,同樣賣得很好。我們今天大師瓷器的價格就是在這種碰撞當中產生的,大家彼此參照,還處在非常初級的階段。

  我們看紫砂,顧景舟的一件作品可以拍到1000萬元,將來景德鎮頂級大師作品的價格不應該低於這個數。中國傳統陶瓷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和美譽度都非常高,景德鎮當代藝術瓷的價值遠遠不是今天的市場價格所能體現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