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與行者 男人社區's Archiver

omwwmy4568 發表於 2013-1-3 23:39

唐雙寧建議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改為中央經濟社會å·

 今冬明春我國經濟工作的重點是“兩防”,一是防止宏觀經濟下滑,二是防止明年換屆後的“泡沫”。今年前三季度我國GDP增速分別為8.1%、7.6%和7.4%,已連續七個季度放緩,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並為近20年來第四次連續兩個季度的“低八”(低於8%)。單純從GDP增速來看,我國經濟正在經歷金融危機以來的“二次回落”,也就是我說過的又一個大“W”型。下滑的原因從外部環境看,世界經濟正處於復蘇與危機博弈的十字路口。金融危機使美國經濟心梗,經此一劫元氣大傷,雖多次“量化寬鬆”,也是“硝酸甘油”作用僅見短效,高負債和財政懸崖如達摩克利斯劍高懸其頭。

  歐債危機癌症無解,深層原因一是人口老齡化趨勢下的高福利文化與極端民主化競選體制的矛盾,二是財政政策的差異性與貨幣政策統一性的矛盾。不解決人口老齡化問題就解決不了產業空心化問題;不解決產業空心化問題就解決不了稅收和財政增支問題;不解決稅收問題又要滿足超高福利主義文化與極端民主化競選體制,就得發債就解決不了債務雪球越滾越大的問題。不解決歐盟升級為“歐羅巴國”問題就解決不了差異化的財政政策問題;歐盟各國不到死到臨頭,就解決不了升格“歐羅巴國”的問題。所以無解。日本經濟長期(20年)疲弱,負債率更高於歐美。新興國家兩面受夾,出口貿易增長困難,通貨膨脹威脅進一步加大。

  從我國自身看,三駕馬車均出現難題。一是外貿難恢復,至今年三季度,淨出口對我國GDP連續7個季度負向拉動。一方面由於發達經濟體復蘇乏力,出口市場恐將長期疲弱。另一方面,維繫我國出口的“三低”優勢(低勞動力成本、低資金成本、低環境成本)也在弱化,正面臨東南亞國家的激烈競爭。二是投資難持續。長期以來,三駕馬車中投資的作用最大,但隨著中央、地方政府的“三降”(內生財力、舉債能力和再融資能力),過去30%-40%的高投資增速難以為繼。

  從中長期看,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態勢將減弱,政府財政收入下降不可避免。同時,中央與地方政府今後的舉債能力和再融資能力也不樂觀,地方政府違約風險不容忽視。三是消費難振興。消費動力不足首先是中國的消費文化決定的。我國居民消費率自1978年以來一直在53%以下,2008、2009年連續下降到35%左右,並且有進一步下降趨勢。消費難以振興另外也有收入分配結構不合理、居民財富保值難、生活成本(如房價)高企、社會保障滯後等原因。因此,今冬明春我國經濟工作的重點是防止“下滑”。

  再一個是要防止換屆之後追求政績形成新泡沫,防止一個傾向掩蓋另一個傾向,防止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我國經濟要說恢復也容易,只要貨幣政策一松就立馬見效。歷史上,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每當換屆,都程度不同地發生過投資大幅攀升現象並帶來後遺症。杜牧《阿房宮賦》言“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複哀後人也。”情雖不同但理同!經濟有其內在規律,中國需要通過政治體制改革解決這種違反經濟規律的現象。

  從經濟角度講做到“兩防”必須合理搭配財政貨幣政策,特別是發揮財政政策的抗週期功能。一是完善投資體系,形成一個財政引導信貸、財政信貸拉動民資的“市場運作與政府扶持相結合的投資引導機制”,推動必要的投資增長;二是在現實情況下投資要保持合理的“度”;三是投資要向基礎設施、科教文衛、民生福利、新興產業、農業以及中西部傾斜。必須把握提升消費的重點。一是收入分配政策要向下(低收入群體)傾斜、向中西部傾斜。二是刺激中高收入階層的精神文化消費,提升中低收入階層的物質消費能力與檔次,逐步形成與收入分配結構調整相適應的合理的“消費梯次結構”。必須盡可能穩住已有出口市場,並大力開發發展中國家的新市場;從長遠著眼更要通過提高品牌競爭力、技術競爭力,從根本上提高出口競爭力。

  總之,今冬明春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期,只有做到“兩防”,把握好“度”,穩住當前,才有今後。特別是當前經濟社會矛盾交織,建議今後每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改為“中央經濟社會工作會議”,“兩防”問題更需高度關注。我國經濟保持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長,取得很大成功。但“失敗是成功之母”,成功也是失敗之母。認識到“失敗是成功之母”,才能成功;認識到“成功也是失敗之母”,才能不敗。(作者系光大集團董事長)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