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元青花留白紋飾的妙用

元青花之所以被世人喜愛和推崇,主要在於其巧妙使用釉下色彩和紋飾來完成藝術創造。每一件器物上的紋飾都能突出主題,喜人的畫藥色彩被熟練的窯工們充分發揮,調用出鮮明的色彩和精美的圖案來,給人以一目了然的感覺。

       中國人習慣於正常的繪畫技法,比如在紙上書寫作畫,紋飾主題通過畫藥明顯的線條反映出來。而在元青花紋飾上,經常會出現青花留白的表現形式,這個青花留白現象正好和中國書畫形成了相反的創造手法。我們看到,主題紋飾被留白的手段渲染出來,尤其是在一些元青花輸出國保存的大量珍品中,這種留白、有著濃厚異國風情色調的大型器物,給人帶來一種特別新奇的感受。

       在對元青花的研究中,人們更願意相信這種留白裝飾手段,是西亞人喜愛的一種風格,甚至可以說是色目人的定燒之物。從一些釉下彩書寫的阿拉伯文字符號來看,根據熟練的書寫程度分析,應該有色目人參與到了創作過程中來,而且還發現,這種裝飾風格基本上使用在較為大型的器物上,很少發現有小型器物上使用這種青花留白的繪畫工藝。無論是在國外或國內的藏品中,幾乎沒有發現。

       筆者藏有青花留白的大盤殘器四件,盤子直徑尺寸從46到49釐米不等。在對大量標本進行研究後發現,青花留白這種繪畫風格的現象不多,在實物標本的篩選中,發現了少數採用類似裝飾手法的小型器物。從紋飾繪畫的手法仔細分析,和國內習慣的繪畫風格有明顯區別,屬於青花留白的裝飾紋飾,而且這些留白器物從工藝和繪畫角度,與國內大量使用正常紋飾的器物比起來,都要精細一些。據統計,元青花產品在當時被輸送到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土耳其和伊朗這兩個地區的藏品中,並沒有發現這類小型器物,那麼這些小型器物又是給誰製作的呢?根據標本實物分析看,這個青花留白風格並不是歐亞地區的專利,我國工匠燒造出這種風格的器物在其他需求地區也有發現,同樣是民眾喜聞樂見的產品。

       我們通過分析可以清楚地得知,在元青花的繪畫中,使用的畫藥越純,其費用越大,因為這些畫藥是從遙遠的異地運輸而來。筆者在研究中發現,有些紋飾為了節省珍貴的畫藥,往往只有主要紋飾才使用較為純淨的畫藥,輔助紋飾則使用淡化了的畫藥,這樣既突出了主紋飾,又節約了成本。而青花留白工藝裝飾紋飾使用畫藥面積較大,且選擇畫藥的要求純度要精,這種習慣有可能不是中國窯工的創造發明,而是根據樣本要求去臨摹,不排除有使用地區的藝人來親自完成這樣的作品。我們可以從這塊高足杯內繪畫龍紋來看(如圖),大量的龍紋出現一般是三爪龍較多,這個青花留白的龍紋使用了四爪龍紋來裝飾就是區別。

       龍紋是中國人崇拜的圖騰,這個青花留白龍紋高足杯屬於中原人喜愛的產品,這是毫無疑問的,異教不太可能接受這個紋飾,這正是中國窯工為國人製作自用的一件藝術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