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引魂升天圖》(又《軑侯家屬墓生活圖》)

西漢 絹本設色 縱205厘米 上橫92厘米 下橫47.7厘米 湖南省博物館藏

    此帛畫是出土於長沙馬王堆一號墓長沙國丞相軑侯利蒼之妻死後的隨品, 1972年出土時, 畫面向下, 覆蓋於內棺上, 呈T形。畫的中心部分是軑侯之妻──墓主人, 她身著錦袍, 拄杖而立, 一派貴婦氣質。她的面前有兩個男子舉案跪迎, 身後有三名侍女恭謹地服侍著。人物形象以細如游絲的線條準確地勾成, 側面形象和肥胖、微傴的身軀, 與奇跡般保存下來的二千多年前這位老婦完好的屍體相應證。此帛畫分為三部分:上部以祈頌墓主人升天為主題, 描繪了女媧、日、月、扶桑樹、嫦娥奔月、巨龍飛舞, 暗示了墓主人死後升天的願望;中部則表現墓主人日常生活;下部繪兩條交纏的鯤, 背上蹲著一個赤身力士。此帛畫繪製時以淡墨起稿, 然後以墨線或色線勾勒, 設色以平塗為主, 也有渲染, 所用顏料有硃砂、土紅、青黛、籐黃和銀粉、蛤粉等。





文選自《中國書畫鑒賞辭典》高山情劍錄入

漢 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帛畫 通高205厘米 上寬92厘米 下端寬47.7厘米 藏湖南省博物館

馬王堆一號漢墓為西漢長沙相、第一代軑侯利蒼妻之墓,葬於漢文帝四年(前176年)。這件帛畫約當文帝時期的作品。

這件帛畫也叫「非衣」,成「T」字形。畫面內容也可依T字形的橫幅和豎幅劃為天上、人間、地下三個部分。橫幅部分描繪的是天界:右上角繪有紅日,日中有金烏,紅日下繪扶桑樹及樹間的八個小太陽;左上角繪一彎新月,月中有玉兔和蟾蜍,月下畫一女子,當為嫦娥;日月中間畫一人首蛇身之神,疑為「照天門」的「燭龍」,燭龍之下繪兩巨龍,兩騎神怪及一特鍾;再下繪天門「閶闔」、豹及守門神「帝閽」。人間、地下兩部分繪於豎幅之上。人間部分:華蓋下繪頭戴白珠長簪柱杖而立的墓主人,後有三個穿曲裙長袍的侍女相隨,前有兩個著鵲尾冠的男僕跪地奉迎;其下為谷壁,兩龍穿璧蟠繞,龍身上有豹,璧下有垂絛和磬;磬下擺著鼎、壺、耳杯、案等飲食器具,兩邊對坐著七人,似為開筵設宴的場面。地下部分:繪一裸形巨人跨一蛇,站在兩條大鰲魚上,撫舉著一塊扁平物,可能性是象徵大地;鰲魚兩旁,有神怪、大龜、鴟鴞等。從畫的整個內容來看,畫的是「引魂升天」的主題,應屬儀仗中用的銘旌之類。

正如生與死絕然相反,強烈的對比是這幅作品的一大特色。在色彩上和內容上尤為明顯。帛畫的世界裡,人所居住、活動的地方的狹小,與由神怪們充斥的無邊無垠的空間形成鮮明對照。在神怪的空間裡,各色各樣奇幻的形象,飛動交叉的線條,鮮亮的紅色與濃重的表黛、深棕色成強烈反差,加深了這個空間的神秘莫測與不安定感;而在人間,墓誌銘主人及其隨從、侍宴等幾個部分,因是生活中事,畫得平穩、寫實,軑侯妻的蹣跚、侍從們的謹恭都描繪得既生動又得體。

在線的應用上,能根據需要而使用不同的造型手段。如人物的面部和衣冠,畫得精細、準確、穩健,其餘如龍、帷帳等,則畫得粗獷、豪放。

製作上,先以淡墨起稿,再施各種色彩,最後勾以墨線。色彩以平塗為主,但在一些地方如扶桑樹,人物面部、人物及帷帳等,也略加濃淡渲染以表現陰陽凹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