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專家:迪拜危機給新興市場國家敲響警鐘

  新華網北京12月1日電(馮彥強)主題為「迪拜債務危機的原因及影響」研討會1日在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舉行,十多位專家參會並闡述觀點。專家們普遍認為,迪拜危機對世界經濟的衝擊無法和雷曼兄弟公司破產相比,但資產價格泡沫的風險向新興市場國家敲響了警鐘。

  危機產生的心理影響大於實際衝擊

  迪拜政府近日宣佈重組旗下的主權投資公司迪拜世界,並延遲6個月償還債款,由此引發部分投資者對新一輪金融危機的擔憂。

  太平洋(17.49,0.12,0.69%)研究院院長向松祚認為迪拜危機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他說:「迪拜危機影響的是商業銀行的貸款,如瑞信、匯豐、蘇格蘭皇家銀行等,這些純粹是商業貸款;但美國次貸危機衝擊全球經濟的原因是資產的證券化,通過衍生金融工具將金融鏈條遍佈全世界。而迪拜危機不存在資產證券化問題。」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測算,受美國次貸危機影響,美國和歐元區各大銀行目前確認的損失已達1.5萬億美元。相比較,迪拜世界僅負債約590億美元。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楊元華強調,迪拜和去年陷入國家破產危機的冰島一樣都處於世界經濟的邊緣位置,無論是影響面還是延長鏈都無法和雷曼兄弟公司比,而且雷曼兄弟公司破產是在全球金融危機的中後期,迪拜危機則發生在全球經濟復甦的過程中,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力非常有限。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李長久說:「迪拜危機說明現在全球的金融市場還不穩定,還存在很多未知數,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對金融市場,特別是房地產和股票市場造成影響。」

  也有專家認為迪拜危機是迪拜房地產泡沫破裂的一個信號,不能排除對世界經濟造成衝擊的可能性。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顧正龍說:「曾經有人把迪拜比作是海灣地區或者中東的『香港』,迪拜危機對世界全球的金融的形勢到底有多大影響,現在下結論還早了一點。」

  這是11月29日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拍攝的顯示通往阿布扎比方向的路標。11月28日,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首都阿布扎比一名政府官員說,阿布扎比打算「有選擇地」援助陷入債務危機的迪拜,而非「一攬子承擔」對方所有債務。根據阿聯酋憲法,7個酋長國擁有相當獨立性和自主權,各自控制著界內自然資源和金融資源。聯邦政府沒有承擔任何一個酋長國債務的義務。 新華社/路透

  迪拜危機的根源在發展模式

  南開大學當代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龔剛認為,迪拜危機表面上是金融危機的延續,其實質是發展模式存在問題。

  在過去幾十年裡,處於中東地區的迪拜走出了不同於其他國家的發展道路。迪拜在依靠石油淘得第一桶金後,通過外債借貸大力發展房地產等項目,意在打造中東地區物流、休閒和金融樞紐,興建了世界唯一的七星級酒店「迪拜塔」和全球最大人工島「棕櫚島」等一大批建築設施。

  「迪拜的快速發展是通過融資炒作房地產形成的虛假繁榮。」龔剛說。

  政治因素也是造成迪拜危機的因素之一。天津濱海新區綜合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楊志榮說:「石油經濟的相對單一性限制了迪拜發展資本市場的能力,迪拜危機是以石油美元為主導的伊斯蘭金融完全受制於主導全球金融的盎格魯-撒克遜體系的結果。」

  過去5年時間,迪拜推進了3000億美元的建設項目,吸引了石油國資金和全世界熱錢的追捧。在此過程中,政府債務不斷增加,主要反映在主權財富基金的債務中。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歐美等一些國家的政要及其子女利用特殊身份,罔顧迪拜的泡沫風險,提供寬鬆的市場准入制度,賺取高額「顧問」費用。這種金融資本的不受約束和西方銀行家的道德風險共同作用,「吹起」了迪拜的資產泡沫。

  這是11月30日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拍攝的迪拜國際金融交易所大樓(左二)。當天,阿聯酋迪拜酋長國政府公開表示,政府對「迪拜世界」的債務不負有責任,因此不對其提供擔保。 新華社/路透

  對新興市場國家和世界主要經濟體影響不一

  迪拜債務危機發生後,全球主要股市紛紛出現下跌或震盪。但專家認為迪拜危機對新興市場和世界主要經濟體影響不一。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叢亞平指出,由於迪拜是中東地區的金融中心,迪拜危機將影響中東地區國家購買美國國債的能力。

  「我認為此次危機會對歐洲經濟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迪拜是一個大量進口歐洲奢華產品的來源地,如果迪拜債務危機進一步蔓延,歐洲的經濟將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叢亞平說。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可喜認為,日本對迪拜的投資有限,受到的影響是次要和間接的。日本最擔心的是如果危機導致日元升值的話,將會影響日本出口貿易,減緩經濟復甦。

  向松祚強調,迪拜危機其實更像拉美債務危機和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這對新興市場國家有著強烈的警示作用。

  「迪拜經濟的特點是把發展寄托在資產價格的迅速飆升上,這和亞洲金融危機以及拉美債務危機的根源是相同的,」向松祚說,「迪拜模式在巴西、墨西哥等新興市場國家非常有代表性。」

  迪拜危機發生後,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隨即下調了迪拜國有企業的債權信用等級。向松祚指出,一些投資者已經開始減持新興市場國家的資產。

  「迪拜危機對我們有五點啟示,第一是發展中國家的債務比例不能過高,第二是要處理好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比例,第三是過度的經濟開放將導致無法控制的風險,第四是轉型時期不能過分依賴外債,第五是發展中國家要充分發展實體經濟。」楊元華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