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書畫鑒定的相關知識

書畫鑒定作為一門學問,屬於美術史,主要是中國美術史的范疇。但它涉及的面卻相當之廣:文學、歷史、建築、服飾、風俗、地理,都是研究書畫鑒定必不可少的參照。可以說,它是綜合了多門學科的一種邊緣學科。
  書畫鑒定的目的,主要是為美術史學、博物館學的研究服務。美術史不單是關於美術的文字記載的歷史,更是美術作品流傳的歷史。比起文字記載來,美術作品是更直觀、真實、可信的第一手資料。但自從有了美術作品,也就有了美術作品的作偽。因此,對書畫進行鑒定也就顯得很有必要了。
  書畫鑒定的對象,是指已故書畫家手書、手繪在紙、絹、綾等材質上的書畫,如立軸、手卷、冊頁、扇面、鏡心等,不包括壁畫;書法裡的碑帖、拓本,屬於另外一門學問,啟功、秦公就是這方面的專家。至於年畫、書畫複製品以及在世書畫家的作品,不屬於書畫鑒定指向的范圍。
  出土的書畫,其年代基本一目瞭然,所以也沒多少鑒定的必要。遼墓中出土的《深山會棋圖》和《竹雀雙兔圖》,它們的年代應與墓的年代相近,即10世紀末到11世紀初之間。
書畫鑒定包含兩個層面的含義:一是辨定真偽,二是品定高下。前者是「鑒」,後者是「賞」。一件作品,它是否真實可靠,這是最重要的,否則即使再好,也沒有意義。書畫大師張大千不僅詩文書畫俱佳,同時也是個作偽高手,生平所作歷代書畫的贗品數量相當可觀,質量也很高。他作的石濤、徐渭等人的贗品更是得心應手、惟妙惟肖。連黃賓虹這樣的大師也曾被他騙過。
  這一方面說明瞭張大千作偽水平之高,;另一方面也說明書畫鑒定之難。這還僅是現代人作偽的例子,古代高手所作的贗品,就更難鑒定了。
因此,書畫鑒定的任務,就是對傳世書畫作品還其本來面目:判定真偽、界定年代、證明偽作。
  書畫鑒定基本上屬於經驗科學,一個人鑒定水平的高下,與他所接觸過的書畫真跡、他所掌握的書畫知識以及相關知識成正比。就比如我們十分熟悉的一個人,你只要遠遠地聽到他的一聲咳嗽,就知道是他來了。同樣道理,如果我們對於某個時代、某個書畫家的作品看得比較多了,產生了一定的認識,總結出了一些特徵。那末我們就可以觸類旁通,對於這個書畫家其他的作品,也能夠識別它。
  書畫鑒定之學,其歷史也十分久遠。鑒定是與收藏聯繫在一起的,中國最早對卷軸畫的收藏,可遠推到魏晉時期,此後,書畫著錄、筆記之類的書層出不窮。雖然沒有正式命名為鑒定學之類,但其中包含了鑒定知識在內,只是還不成系統。如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中,就有一章「論鑒識、收藏、購求、觀賞」,談到通過服飾、建築來鑒定書畫年代的方法;宋代出現了一大批鑒藏家和書畫鑒定著作,米芾的《書史》、《畫史》就是其中的代表。
  到了明代,隨著經濟的發展,民間收藏之風很盛,出現了專門的民間收藏家,書畫鑒藏著錄、筆記大量出現。張丑在他所著的《清河書畫舫》中,對「鑒定之學」作了較為深入的敘述:「鑒賞二意,本質不同」,指出了各種鑒賞的方法,認為應該先看精神、氣質,再看有無皇家收藏記載,有無名人題跋;要買紙畫,不要買絹畫,因為「紙壽千年」。等等。
到近現代,書畫鑒定已逐漸成為一門專門的學問,20年代,已經有了面向公眾的博物館。許多學者參與到美術史,以及書畫的研究中;從這以後,出現了一大批專業、系統的關於書畫鑒定的著作,如前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的《關於鑒別書畫的問題》、張珩的《怎樣鑒定書畫》、王以坤的《書畫鑒定簡述》、以及謝稚柳的《鑒余雜稿》、徐邦達《書畫鑒定概論》等。
  50年代以來,隨著流入西方的中國古畫逐漸增多,西方學者對中國書畫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們開始用西方的方法,運用到中國書畫、以中國書畫鑒定的研究中,並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在書畫鑒定方面,有幾個代表性的人物,如方聞、高居翰等人。
解放以後,國家對文博事業十分重視。由於各博物館收藏的書畫不斷增加,當時曾組織鑒定小組到各地進行鑒定工作,後因文革中斷; 1983年,由文化部成立中國古代書畫鑒定組,在全國范圍內,對現存的古畫進行全面系統的考查、鑒定並編印目錄、圖錄及大型畫冊。
隨著整個社會現代化進程的加快,相對而言,古老的書畫藝術,以及書畫鑒定已經離人們的日常生活越來越遠。一方面,社會的進步給書畫鑒定工作帶來許多便利;同時,社會情境、文化環境的改變使從事書畫收藏、鑒定的人們需要更多的「定力」,付出更多的努力。
大致說來,從事書畫鑒定應注意如下一些問題:
  首先得熟悉中國美術史,熟悉淵源流派,這樣才能從大的坐標裡認識具體的書畫家、作品。
  對歷代書畫家的作品的風格特點要有系統的認識。這是驗證同一書畫家其它作品的標尺。
  歷代書畫著錄、筆記,有關書畫家的傳記、年譜以及其它相關的文史知識可有助於我們對古代書畫作品進行更為精確的鑒定。著錄書上就記載有一些常見的作為情況,例如:吳應卯常偽造祝允明的書法;朱朗是文徵明的學生,即以造文徵明的假字為業;至於王石谷,就常為王犖專造他的假畫而苦惱。等等。
  如果對書畫創作的方法、過程有很深的瞭解,無疑大大有益於書畫鑒定。歷代鑒定家、收藏家中,很多人本身就是書畫家,如近現代的吳湖帆、張大千以及啟功、謝稚柳、徐邦達等人。
  最關鍵的是實踐,從大量的鑒定實踐中不斷地積累經驗。已故鑒定家劉九庵先生就是這樣一個從實踐中成長起來的大師。長時間鑒定實踐中的觀察、比較、分析、研究,才能逐漸獲得鑒別門徑。
返回列表